| 加入桌面
            1. 手機版 | 無圖版
            2.  
              行業頻道
              組織機構 | 工業園區 | 銅業標準 | 政策法規 | 技術資料 | 商務服務 |
              高級搜索 標王直達
              排名推廣
              排名推廣
              發布信息
              發布信息
              會員中心
              會員中心
               
              倫敦銅價 | 紐約銅價 | 北京銅價 | 浙江銅價 | 江蘇銅價 | 江西銅價 | 山東銅價 | 山西銅價 | 福建銅價 | 安徽銅價 | 四川銅價 | 天津銅價 | 云南銅價 | 重慶銅價 | 其它省市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國際經濟 » 正文

              歐債危機現轉折點 中歐合作有新機遇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2-10-23
              銅之家訊: 銅之家網訊:歐債危機現轉折點,中歐合作有新機遇。10月19日剛剛結束的歐盟峰會,盡管未就西班牙與希臘的援助問題作出任何決議
                    之家網訊:歐債危機現轉折點,中歐合作有新機遇。10月19日剛剛結束的歐盟峰會,盡管未就西班牙與希臘的援助問題作出任何決議,但卻超預期地就歐元區銀行業統一監管問題達成了一致。這是繼9月份歐洲央行無限量購債計劃(OMT)、10月上旬歐洲穩定機制(ESM)正式啟動等利好政策之后,歐洲在危機解決方面再次邁出實質步伐。

                歐元區銀行業統一監管機制,可以看做是歐洲建立銀行業聯盟的第一步,一直被外界視為難度很大的工作之一,本次歐盟峰會在此領域取得進展,其重要意義在于為ESM注資救助銀行業鋪平道路。近日獲得放行并投入實施的ESM,除了本身是具有法律基礎的永久性援助資金機制之外,它一方面配有歐洲央行“無限量購債計劃”作為市場工具,另一方面又有銀行業統一監管機制作為制度保障。

                可以說,ESM及其相關配套政策的推出,使得歐債危機集中爆發的概率以及歐元區解體或部分成員退出的概率均已大幅降低。通過對近期歐洲政策走向及市場風險變化情況進行梳理,不難看出,歐洲的形勢正在從最困難、最動蕩的谷底向好的方向發展。

                歐債短期風險平復所帶來的恐慌消退及信心恢復,在市場層面直接反映為危機國融資成本明顯下降:自7月末以來至今,歐洲邊緣國家的國債收益率大幅下降,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臘10年期國債收益率分別創下近半年以來的新低。盡管我們清醒地看到歐債危機所具有的長期性與復雜性,但與此同時,我們也不應忽視歐債危機近期可能出現的底部轉折點,而在此大背景下,中歐經貿合作也將迎來新的“窗口機遇期”。

                歐洲穩定機制(ESM)從設想到實施“一波三折”

                成立初衷。ESM是歐洲地區的永久性援助基金,這一設想最早于2010年11月由歐盟財長提出,其設立的初衷在于解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長期化的趨勢與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缺乏法律基礎的現狀之間的矛盾。

                EFSF是歐盟在南歐各國債務問題迅速惡化的背景下倉促設立的臨時性組織,其成立的基礎是歐元區各國簽署的政府間協議,而非歐盟立法。由于缺乏必要的法律基礎,EFSF在成立之初就確定其在完成階段性融資目標后,將于2013年7月終止存在。而ESM成立后將取代目前正在運行的臨時性援助機制EFSF。

                發展歷程。2011年3月,歐盟領導人就設立歐洲穩定機制(ESM)達成一致。同年10月,歐盟委員會將ESM生效時間由2013年中期提前至2012年7月。但由于批準程序過于復雜以及德國憲法的阻撓,ESM的實施可謂“一波三折”,其生效時間也被推遲。直至2012年9月德國高院裁定ESM合法,才為ESM的正式啟動掃清了最后的障礙。

                運作機制。ESM由歐元區各國按比例出資,總資本為7000億歐元,實際放貸能力為5000億歐元。從主要成員國的出資比例來看,德國占27%,出資額為1900億歐元,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出資占比分別為20%、18%和12%。ESM的運作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是既能救助危機國政府,也可直接向危機國銀行業注資,具體救助方式包括干預一級和二級國債市場、提供援助性貸款和融資擔保等。

                二是ESM實際上是替代EFSF的一種替代品,未來一年時間內,ESM將與臨時性歐洲金融穩定工具(EFSF)同時運作,但任何新的救助項目將由ESM負擔。

                三是ESM的放貸能力仍存在擴容空間,如果按照EFSF使用杠桿工具后的4倍擴容率計算,杠桿化后的ESM可調動的救助資金將達到2萬億歐元,而是否擴充ESM貸款規模,主要取決于西班牙和意大利等邊緣國家的債務及銀行業危機是否繼續惡化并觸發更大的救助需求。

                四是享受ESM救助資金的成員國,需履行承諾,進行財政和結構性改革。

                第一個接受ESM救助的對象是誰?西班牙是當前歐元區邊緣國中形勢最緊迫、潛在風險和資金黑洞最大的成員,該國經濟衰退、公共債務水平攀升、銀行業資產質量惡化之間已經構成惡性循環三角,短期內難有根本好轉。

                2012年9月末的壓力測試結果表明,西班牙銀行業的資本缺口為593億歐元,由于歐盟已經承諾提供1000億歐元貸款來幫助西班牙銀行業完成重組,因此,我們判斷,西班牙很有可能成為ESM救助的第一個歐元區成員國。

                ESM正式運行或帶動歐債危機走出谷底

                從表象上來看,歐債危機體現為歐元區重債國的主權債務危機以及銀行業危機;從實質上看,歐債危機反應的是歐洲的治理危機和經濟競爭力危機。因此,歐債危機的徹底解決,需要從三個層面去循序漸進、標本兼治。

                第一層面,通過確立常設性的資金救助機制,解除債務危機的市場風險,這是阻斷危機蔓延的“治標”之策,但不可或缺。

                第二層面,通過強化財政紀律約束及推進財政一體化進程,消除債務危機產生的土壤和機理,這是化解危機的中間層次。

                第三個層面,通過結構性改革提升經濟競爭力、恢復經濟增長,這是解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根本途徑。

                我們將ESM的正式實施放到上述解決歐債危機的“三境界”中去看,可以看出,ESM的使命在于完成第一層次的目標,即化解市場風險、阻斷危機持續蔓延。結合ESM啟動及歐盟近期其他相關政策,我們對歐債危機走勢有如下判斷:

                首先,ESM啟動是新的轉折點,歐債危機或已見底。ESM有助于阻斷歐債危機在市場風險層面的蔓延,履行歐債危機解決中的“治標”任務。ESM相當于為危機國及其銀行業救助提供了一個保障機制,這是一項在歐盟擁有法律基礎的永久性機制,因此對于消除不確定性、降低市場恐慌具有顯著作用。

                除了ESM本身具有擴容能力外,ESM救助機制與歐洲央行9月份公布的無限量沖銷式購債計劃(OMT),組合成了一套“長短拳”。即在ESM對危機國啟動救助機制的前提下,歐洲央行還可無限量購入危機國國債,且購入的債券沒有優先級地位,這將有利于進一步消除市場恐慌、壓低危機國的融資成本。

                如果說ESM是“長期保險”,OMT則是“短期利器”。在這種雙管齊下的“組合拳”套路下,歐債短期市場風險明顯下降,歐洲金融體系的長期穩定性也得到加強,歐債危機集中爆發的概率大幅降低。

                其次,ESM以立法形式確立了歐元區成員國風險共擔和聯合救助的機制,這標志著歐洲一體化進程再次邁出新步伐,歐元區解體或部分成員退出的概率大幅降低。

                德國是歐元區第一大經濟體,也是ESM的頭號出資大國,因此德國態度對于ESM最終成行發揮了關鍵作用。德國聯邦法院9月12日裁定ESM合法并對其放行,掃清了ESM實施的主要障礙,使德國繼續參與救助和解決歐債危機的態度和立場更加鮮明。

                德國總理默克爾10月9日訪問希臘,也被解讀為希望將希臘留在歐元區的重要信號。德國態度的緩和與轉變,無疑將對歐債危機的下一步救助和解決起到重大推動作用。ESM的意義不僅止于一個常設資金援助機制,它實際上反映了歐洲內部在危機救助方面經過激烈的政策博弈后達成了較高層次的統一,可被視作是歐洲向政治、經濟和金融一體化邁出了重要一步。

                當然,ESM并不完美,其本身仍然存在一些風險:

                一是“富國救助窮國”的模式,可能會造成歐元區成員國“吃大鍋飯”的道德風險。

                二是這一機制只能輸血而不能造血,并以嚴格的經濟和財政改革為附加條件,可能令被救助國為滿足條件而削足適履,使短期經濟增長和就業面臨更大挑戰。

                三是該機制沒有對任何成員國的總體責任風險設定上限,若出現個別國家出現破產或者離開歐元區的極端情況,那么其他出資國家的風險敞口將急劇上升。

                但總體而言,ESM的實施利大于弊,將顯著降低歐債危機再次集中爆發的概率。

                需要強調的是,盡管ESM為化解歐債的市場風險提供了保底機制,但歐洲強化財政紀律約束以及推進財政一體化進程仍處于艱難的博弈過程中,經濟恢復增長及提升競爭力更是有待時日。因此,歐債危機有望走出底部,但危機的根本解決仍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中歐合作須抓住新的窗口機遇期

                在國際金融危機的背景下,中歐經貿合作逆勢而上,成為國際經濟合作版圖中少有的亮點。自歐債危機爆發以來,中歐經貿合作的熱度不減,中國支持維護歐元穩定,還通過適當渠道更多參與解決歐債問題,在與歐洲共贏中體現了中國的擔當。無論是從歐債危機迎來轉折點的最新形勢著眼,還是從全球背景下中歐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的長遠利益出發,中國都有必要抓住新的窗口機遇期,繼續加強與歐洲的經貿合作。

                首先,中歐合作體現優勢互補,符合雙方長遠利益。歐盟已連續八年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伙伴,同時是中國最重要的技術來源地,中國則是歐盟第二大貿易伙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2011年中歐雙邊貿易額達到5672億美元,較雙方建交之初增長了200多倍。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過去四年里歐盟向中國的出口增幅持續超過中國對歐盟的出口增幅,2012年中國可能取代美國成為歐洲最大的出口市場。備受歐債危機打擊的歐洲國家經濟嚴重衰退,不僅需要中國參與危機救助,還亟須外來投資提振經濟并避免大批企業破產;而處在經濟轉型關鍵期的中國則希望能通過投資歐洲為產業升級提供必要的技術支持,而這種投資同時也是對這個身陷困境的重要貿易伙伴伸出的援手。從這個角度看,中歐相互借鑒、相互借重是相輔相成的,雙方的戰略合作可以彼此促進、互利共贏。

                其次,歐洲是中國全球戰略的重要支點之一,中歐合作有利于推動世界多極化進程和發展模式的多樣化進程。

                通過對比中國與全球主要經濟體的雙邊合作關系,可以發現:中美經貿關系既相互依存、又利益沖突,美國既需要一個強大的中國,又不希望看到中國真正崛起,因此通過戰略東移及重返亞太,積極擴張自身勢力,同時牽制中國發展空間。

                而中日之間由于歷史原因造成結構性和戰略性矛盾,雙方在民間領域以及深層次戰略領域存在根深蒂固的不信任,主觀上化解的可能性不大,特別是近來中日因“釣魚島”爭端導致雙邊關系急劇惡化,導致短期經貿往來迅速降溫。此外,“南海”爭端導致中國與部分東盟國家關系緊張,雙邊經貿合作也由此受到困擾。

                相對以上雙邊關系而言,中歐不存在重大分歧和矛盾,也不存在戰略競爭和對抗。中歐均是推動世界多極化的重要力量,歐洲希望在一定限度內加速國際經濟與金融體系改革,這與中國等新興大國是有相通之處的。因此,中國擴大與歐洲的合作具有戰略和全球意義。在俄羅斯之后,歐洲如今可算是中國第二大戰略支撐點。

                當然,我們也應看到,飽受主權債務危機困擾的歐洲國家積極發展對華關系,在日益體現出戰略性、長遠性的同時,從其國家利益和價值觀角度出發,也不免存在一些實用主義和機會主義成分,中國對此要保持理性、清醒并努力加以規避,要有自己的原則,比如適當購買債券、推動金融和貿易合作等一系列舉措,都應該基于國際市場慣例和通行規范,追求實實在在的互利共贏。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
               
               
                     
              購物車(0)    站內信(0)
               
              女人高潮抽搐潮喷视频分腿